夏知了_zhiliao

胖球圈团粉&三剑客粉
花滑葱桶
胖圈主吃獒龙/昕博or樊昕or昕彦/胖雨,杂食,三剑客大三角也可,许昕粉

【樊昕/娱乐圈】且以真情付此生(十六)


※樊昕&獒龙(昕博旧情人暗线预告)清水无差
※娱乐圈au,ooc预警
※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重说三!
※昕博回忆杀2
※基本全是昕博,我咋打tag???
※那就还打上he的cp樊昕好啦,不妥删
--------------------------------------

樊振东从餐桌上抽了几张纸巾走过去,碰了碰许昕的肩膀,把纸巾递给了他。

许昕拿着纸巾在自己脸上捂了一会儿,从地上站了起来:“胖儿,不好意思……”

樊振东面色沉静,就跟没看见许昕刚才的情绪波动一样:“师兄,我说一句。人既然回来了,肯定有机会说清楚。虽然我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但至少现在你着急也并没有什么用处。”

许昕叹了口气,抬眼看了一眼樊振东:“谢谢你。让师兄自己缓缓?”

樊振东乖顺地点点头,安静地走回餐桌,一口饭一口菜地吃起来。


许昕上楼进了书房,打开电脑加密文件,里面全是他跟方博以前的合影和视频。又从箱子里翻出来以前方博玩过的游戏机、手写的文稿,还有许昕生日时送给许昕的小礼物----那种特别不走心的、许昕当时很嫌弃但是后来怎么也舍不得扔掉的八音盒。


八音盒打开还能传出当年响遍大街小巷的乐曲,许昕把盒子收好,翻看着以前的照片。

这个相册自从上了密码锁,就再也没打开过。以前许昕是怕看了就忘不掉,一直想着,博儿告诉他,让他带着两个人的份一起好好过以后的日子,要越来越好才行,就很听话地努力着为自己的梦想奋斗。

刚接戏的时候,许昕在采访时腼腆地表示过自己特别想当一个歌手。后来,认识方博以后,许昕就每天念叨着要方博写一部大戏,他当男主角,铁定红遍全国。

但戏没写成。

许昕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主演一部戏了。当时方博答应的好,会为他写一部剧本。许昕也说:好,在你写完之前,哪个导演找我当男主角我都不去。那时候许昕刚出道,正是片约不断的时候,这话答应下来,方博自然也是当他开玩笑的。许昕没多久就跟着陈玘去HK参加音乐节,方博出事时人还在飞机上。

到底没赶上见最后一面。


张继科和马龙当时也不过是毛头小子,不知道使出哪里来的力气演的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察觉。

许昕对着电脑屏幕上自己那时的笑脸笑得讽刺。


刚好在那次音乐节上自己即兴唱了一首歌,倒是广受好评。这才决定转了唱歌这条路,磕磕绊绊到了今天,也算是有所成就了。


许昕看着张继科发给他的邮件内容。一张图片,是微信界面的截图。

「哥,已到京。入住酒店,一切顺利。勿念。」
「另,帮我转告他,欠他的男主角,还有当初不辞而别的道歉,这次回来,是想要一并还给他。」

张继科只回「他人说万语千言,不及你亲口一句话。」


方博加了自己微信。

许昕盯着看了好半天,才点下同意键。



「科哥,昕哥还好。你别担心。」樊振东想了想还是发出了一条消息。

张继科很快回复:「谢谢。」
又说「麻烦你了。」

樊振东往楼上紧闭的门看了一眼。把剩下的菜都拿保鲜膜盖好,把米饭盛出来放进饭盒里,洗好碗,收拾好桌面。冲一杯柠檬水放进暖壶里,自己上楼回房间了。


马龙当天晚上打电话来,许昕在洗澡。樊振东接的电话。

“龙哥,我是小胖。昕哥在洗手间。”

马龙在那边显见地惊了一下,但对于小胖在许昕家这件事没有表示疑惑,继续说着正题:“那你让他洗完给我回一个电话。”马龙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他怎么样?”

樊振东没有立刻回答,马龙随即反应过来,说:“啊没事,我就是……”

“他还好。”

“啊……那就好。”马龙答道,“那我先挂啦?小胖你也早点休息。”

“好,龙哥晚安。”


樊振东当天晚上把马龙的话转告给许昕之后,就直接用手机订了第二天一大早回北京的机票,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第二天天没亮就从床上爬起来,匆匆留了一张字条,顺走了许昕家冰箱里的几片吐司就赶往了机场。


许昕需要一些时间来自我消化。而自己远没有和他熟悉到可以连对方旧恋都毫无保留谈起的地步。


樊振东带着墨镜坐上飞机,拉上遮光板准备补觉。

自己前些日子缺了那么多节课,一定要回去找吴老师开一开小灶补上。顺便旁敲侧击问一问,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许昕翻看着方博的朋友圈,他只是偶尔更新,每次也只是发一两张照片。

雪山登顶、碧水小溪,或是红叶遍地、夕阳余晖,多是大自然的景色,方博小小一个人穿着厚实的冲锋衣在照片的角落里举着相机。只留给看客一个背影。时间是上一个月。

直至此刻,许昕才真正意识到,那个当初几天时间就从他生活中消失得干干净净的人,眼下正活生生地和自己同处于一片天空之下。


马龙电话里说:“昕儿,回北京一趟吧,大家一起谈一谈。”

谈什么?

自己这么多年,难道只是为了他一句道歉吗?

许昕从床上坐起来,让经纪人订好机票,走过敞着门如同没来过人一般整洁的客房,在楼梯口看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在瓷砖地上照出刺目的光影。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PS:博哥,绝对,不是渣。
我爱每一个人😌





【樊昕/娱乐圈】且以真情付此生(十五)


※樊昕&獒龙(昕博旧情人暗线预告)清水无差
※娱乐圈au,ooc预警,无关真人!!
※一点点al,博哥伪上线预警。博哥(曾经)重伤预警,接受不了人物描述的慎入。
※这章有昕博!
--------------------------------------

樊振东就一只手扶在楼梯的扶手上,站在楼梯的半截跟许昕四目相对。

这几天以来,樊振东看见的许昕,跟自己以前这么多年以来每一次看见的他都不一样。从前把他当偶像,每一次看都是他光彩夺目叱咤风云的样子。现在每天看见许昕褪去遮瑕的粉底,摘掉假意的面具,每天在家自己洗衣打扫,穿着洗旧了的牛仔裤和白T恤,每一句话都是出自内心,每一个笑容都是真心实意。

能真的走到他生活里,这是樊振东之前根本没想过的。

许昕站起来把大灯打开,拉上客厅通向花园的落地窗的厚窗帘,把书摆在茶几上,走到吧台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淡淡的温热花茶。

“喝杯水?”许昕在不远处冲他举了举手。

樊振东拖沓着鞋子走过去,坐上吧台旁边的转椅,双手包着温热的玻璃杯。

正是不冷不热的天气,手里拿着温度适宜的水,那人穿着合适又好看的衣服,用那双微微下垂的眼睛含着几分笑意看他。

樊振东无声地吞了一口唾沫,说:“师兄想做啥呀?”

许昕点点头:“你刚好也别吃太油腻的,来一个蒜蓉肉末空心菜,一个蟹粉豆腐,还有……”

樊振东眨了眨眼睛:“我要吃肉。”

许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最后说:“好吧那就清蒸带鱼。”

许昕把菜和鱼都拿出来,一面拿料酒和盐腌制鱼段,一面问:“会切菜嘛?”

樊振东点点头。

许昕指了指抽屉:“砧板在第三个抽屉左边,把空心菜切成两三公分一段,再把葱切细丝蒜切末就好。”

把放好调料的鱼搁在一边,许昕又热了一锅水煮豆腐。

许昕计算着腌鱼的时间,探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小闹钟,他没回头告诉樊振东:“你可以去休息啦。iPad里有剧组刚发给我的插曲片花剪辑,你帮我看看,觉得OK就回复他可以发布。”

樊振东在洗手池冲了冲手,临出厨房门之前被许昕叫住:“帮我把门带一下啊小胖。”

坐在沙发床上,能看见许昕略有些驼背的背影,腰上系着暖色系的围裙带子,在厨房里有条不紊又忙碌地进行着每一步工序。

是谁让这个如日中天的当红大明星做了一手好饭?哪怕他没有马龙张继科串组拍戏那么繁忙,每一年的通告活动据自己所知绝对不在话下。哪里有时间研究厨艺?又怎么有机会熟练到如此程度。

许昕跟他笑言过,张继科宠马龙宠得无以复加,每次去做客蹭饭,餐桌上全是马龙喜欢的甜辣口味和荤食天地,哪里见得到在剧组吃盒饭只吃绿叶菜的张继科一点素食主义的影子?樊振东一面感叹那二人聚少离多感情却数年如一日新鲜浪漫,一面又想,你也这么会做饭,以前是做给谁吃的呢?


樊振东解锁了没有密码的iPad,打开邮箱,准备点击视频文件下载播放。突然来了一个新消息,眼见是张继科发过来的,樊振东虽好奇,但也知自己不该看,于是便乖乖插上耳机看片花了。


看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感觉起来总是有些奇怪,樊振东听着轻柔的混响前奏,努力让自己回到当时拍戏时的状态里去。剪辑师是很专业的,许昕的词写得也很贴近情节,两相结合,绝对是播出前吸引观众的热点。

樊振东看许昕端出来两碟菜,厨房抽油烟机的声音也已经停止。于是站起身,问道:“片花我看过了。还是昕哥你来回复吧。”

许昕背着手解开松松系在腰后的带子,点了点头走了过来:“还有一会儿鱼就好啦,你可以去盛米饭。”

走到半路,家里的座机突然叮铃铃响起来,许昕长腿迈过去看了眼来电显示,拿起电话之前嘟囔了句:“这人工作的时候怎么还打电话呢。”

“喂?继科。”

“邮箱?啊我刚才在厨房呢,什么事你还打电话来?”许昕伸手把iPad够过来,脸上还带着打趣的笑意。

樊振东端着两碗米饭搁在餐桌上,心底里没来由就升起一股不安,不自觉向许昕那边看过去。



“许昕,方博回来了。他没死。”张继科低哑的嗓音一字一句地说,“我原本想当面告诉你,就怕你……”

许昕强迫自己冷静地把iPad放下,但他的浑身上下包括声音都在颤抖:“张继科,你开什么玩笑?”

“方博当年没事,是他亲口嘱托我要瞒你,我们没有办法。”张继科的语气有些焦急。

许昕冷笑了出来:“你他妈的当年跟马龙死命拦着我寻死觅活,就看着兄弟我跟他们的傻子一样行尸走肉。现在我好不容易告诉自己忘了他,你就简简单单一句话告诉我?”

张继科在那边顿了很久,最后道:“你难受,你怪我我能明白。我就是怕你这样,但没想到他现在这么快就回来……你别冲动,听见没有?”

许昕:“张继科!你他妈还好意思告诉我别冲动?我男朋友假死了五年,我最好的兄弟连带着所有人瞒着我五年!他妈的就我自己不知道!你教我怎么不冲动?”



张继科问:“许昕,你知道他想什么吗?”

许昕没说话。

“许昕,你真的知道方博想什么吗?你想过他当时为什么要让我们瞒你吗?”

许昕没想过。

他在今天之前从未怀疑过方博离开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张继科的一句话如同惊天巨雷一般炸在他脑子里,四年多将近五年的时间消磨,足以让当年流血不止的心愈合到他人看不出的地步。

方博从来不会骗他,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忍心,怎么可能骗他呢?

你为什么要骗我呢?

许昕把手机扔到沙发上,背靠着沙发坐到地上,把头埋在双臂里哭出了声。






【樊昕/娱乐圈】且以真情付此生(十四)


※樊昕&獒龙(昕博旧情人暗线预告)清水无差
※娱乐圈au,ooc预警
--------------------------------------

许昕仰着脖子把手边的冷咖啡一饮而尽,鼠标拖动进度条,已经在自己耳边响起数十次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

已经很久没有亲自修音了,小孩儿唱歌很好听,没有刻意的故作姿态,只是简简单单的情感表达,真好啊。

许昕把音频保存导入自己的手机,站起身离开地下室。


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下周一要参加的报社访谈的台本,又无法静心,拿起手机想关注事情的发展。

说装病耍大牌的自然有,这是意料之中。许昕点开大V的微博,是截图那个小护士的微博和几句话。

「跟风黑和吃瓜路人都看看。不对fzd和另两位当红男星的关系做评价,无故对病人做出恶意揣测的确不可取。图源上海xx医院护士亲证。」

转发7860 评论4587 赞9654
热门转发
“[呵呵]那些追着不放的人跟强迫富人捐款的道德婊有什么区别。把一切归咎命运的人将一事无成。”
“没有任何一个人本应承受这些流言,凭什么对一个什么都没做错的人说这些话?”
“要有闲言碎语,等作品出来了再说也不迟。轻言否定,最后打脸,真是你们总会干的事。”

许昕放下手机,把写了地址的纸条拍了一张照发给尚坤,让他把之前做的写真台历和签名明信片送过去一份。

叫徐晨皓来自己家拿走了煲好的粥和小咸菜,看了眼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许昕从冰箱里拿出几片吐司面包和草莓酱准备随便吃一口,搁在口袋里的手机连续震了三下。

「微信:你收到了三条消息」
樊振东的头像上有一个数字三,许昕一乐,点开之后是两句话和一张图。

“昨晚谢谢师兄,我现在已经恢复很多啦!”
“午饭时间!医生不让我吃好吃的,病号饭超-难-吃-。师兄你要好好吃饭呀!”

图片上是清淡的病号饭和樊振东的合影。照片里的小胖子穿着贴身的白T恤,坐在床上比了一个剪刀手,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许昕捧着手机摇摇头,认命地放回草莓酱,拿出奶酪火腿鸡蛋沙拉酱,准备做一个三明治。

没过多久,那边就又来了消息。

“粥很好喝!谢谢昕哥![开心][开心]”

许昕回道:“喜欢就好。好好养病,不要着急。”

樊振东打到一半的“我准备明天出院直接去武汉,没准还能赶上他们见面会之后的开播典礼。”还没发出去就被许昕堵了回来,他把字一个个删除,犹豫怎么接许昕这话。

“既然已经宣布不出席,还不如就把身体调养好再继续迎接工作。出院之后住我家,好全了再送你回北京。”

樊振东跟许昕隔着个手机,没法直接拒绝,又不好写上“不要”二字显得自己很没礼貌。

“吴教授or我,二选一”

许·跟师兄不学好.就学切开黑·昕拿出了终极武器。

把自己生病住院的事告诉吴敬平真的是许昕这个幼稚鬼会干出来的事,樊振东只好先行认输。毕竟吴敬平也压许昕一头,他想,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樊振东在床上又气又笑,用力地敲进“好”字点了发送,把碗里剩下的半碗粥端起来一口气喝掉了。

徐晨皓坐在旁边把自己手里的包子三两口吞掉,说:“昕哥考虑得真周到,怕我没时间休息,连明天晚上回北京的机票都给我定好了。”

樊振东气道:“徐大番!见利忘义!”

徐晨皓露出真诚的微笑,老成地拍了拍樊振东的肩膀:“哎呀哎呀,不要着急呀,你那么聪明,能随随便便就被拐走吗?”故作神秘地探身在樊振东耳边说,“甄嬛传里写的啥,欲擒故纵,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樊振东啪地一掌打在徐晨皓后背上:“你个污妖王!我才刚成年两年,能不能不拿我在你那个充满黄段子的脑子里编故事???”

徐晨皓痛心疾首:“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这是告诉你娱乐圈的险恶。要不是你是男的,早有人说你潜规则了。现在就说你是关系户,你快知足吧啊。”说罢嘿嘿一笑,“再说了,你不靠关系上位,那你就是跟许昕张继科关系好了,就跟王皓早就认识了,这咋了?老天给安排的,不服气让他们再投胎啊。早晚给他们证明看看,你是实力派!”

樊振东摸着自己的脸,作遗憾状:“啊……我还是想当偶像派。”

徐晨皓和他面无表情地对视两秒,一齐大笑起来。


出院那天,有好多医生护士都亲切地对他表示了慰问与鼓励,并且叮嘱他最好不要再来。

樊振东仗着自己现在还没什么名气,准备拉着徐晨皓一起打车。二人带着不多的行李在许昕家不远处下车步行到达后,许昕留徐晨皓在家吃了午餐,然后让徐晨皓也享受了一把明星待遇---让自己的司机送他去机场。

樊振东一个午觉睡到天快黑。许昕家的客卧又是暗色系,深蓝色的窗帘挡住了夕阳的光线,樊振东揉着眼睛爬起来,出门下了楼梯。

客厅里只开着半边的暗黄色护眼灯光,许昕带着半框的眼镜穿着深灰色的卫衣和运动裤坐在沙发的一角翻看着一本杂志。

那人听见了樊振东脚下木制地板发出的声响,把隐藏在阴影下的半边脸抬了起来,露出一个温柔又霸道的微笑:“醒啦?饿不饿?晚上吃点什么?”



完蛋了,往着霸道总裁小迷弟的方向跑了。
越写越蟒胖,

这是胖蟒!胖蟒!啊!

【樊昕/娱乐圈】且以真情付此生(十三)


※樊昕&獒龙(昕博旧情人暗线预告)清水无差
※娱乐圈au,ooc预警
---------------------------------------

许昕当天就给樊振东发了微信,询问了他这几天的时间安排。看起来张继科已经和他打好了招呼,两人立刻就定好了见面的时间。

樊振东是搭剧组的车到的许昕家。这里显然比许昕在北京的单身公寓更加像个人住的地方。许昕穿着一件格子衬衫,下面是运动裤和拖鞋,健瘦的胳膊露在他随意卷起的衬衫袖子外。

许昕给他拿了拖鞋,很熟稔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二人直接下到许昕家的地下室,也就是他自己的录音室里。许昕给他带上耳机,把旋律放给他听。

许昕坐在一旁弄自己接的其他编曲工作,二人各自忙着。

等许昕这边忙完,看樊振东那里也差不多了,就给了他一份歌词,把人拉到隔壁,打开电钢琴,调好节奏。许昕拉了把凳子坐下,弹了几下试了试音色,抬头对樊振东说:“咱先这么试一试,等会儿再带着耳机录。”

许昕看他对麦克风不太熟悉,便站起来亲自走过去帮他调整高度,许昕微微弯着腰,樊振东站得笔直定在那里,眼下是许昕的睫毛和小胡子。

他感到自己呼吸有点困难。

“好了。”

许昕快速地抬起腰,向琴走了过去。

他向旁边看了一眼,得到确定的眼神后开始弹前奏,半分钟后偏头示意可以入了,手下减慢速度,一边又送去鼓励的眼神。

樊振东的耳感很好,两人从上午九点弄到下午两点,基本已经没有问题了。许昕看了眼表,抱歉道:“哎呀坏了坏了,饿了吧,都两点了。家里有新买的牛排,我今天给你做个西餐。”

樊振东这几天连着跑机场,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第二天早晨又有飞机要飞武汉,现在胃隐隐作痛,只想着睡一觉就好。

他连忙婉拒,在许昕的热切目光下迅速逃离。



转天凌晨四点,许昕被床头柜上的震动声吵醒,他打开灯,划开手机应了一声。

“许昕,小胖儿病了,我看着像是肠胃炎,烧的挺厉害的,观察了一会儿我看必须得送医院了。估计是这几天一直没好好吃饭休息我让大番送他去,就你家附近那个。我们准备从酒店去机场了,我过不去,你看你能不能……”

许昕立刻起身穿衣服,对着一边开着扬声器的手机道:“我去。你别担心了,跟大番说我在急诊门口等他。”

张继科答:“好,那就交给你了。”张继科还想说些别的,但终归是挂断了电话。

程靖淇站在他身边,问:“我真的不用跟着小胖去吗?”

张继科摇摇头:“你不能去。活动他出席不了,你得代替他对媒体答复,”他叹一口气,“这个圈子向来如此,很多不实的言论有多大的煽动性?这次小胖儿不去,又不知道多少无良编辑要乱写。”



许昕到了医院,跟徐晨皓两个人一块儿把樊振东扶到椅子上,徐晨皓跑去拿号,许昕看着身边蜷坐在椅子上的小孩儿,手抚上樊振东的胳膊:“还难受吗?”

小孩儿低着的头轻轻点了点。

许昕拿纸巾把樊振东脸颊上的汗珠擦掉,又把自己的薄外套脱下来披在小孩儿身上。

小孩儿缓缓抬头看了他一下,说了声谢谢。


三人进了诊室,把化验住院的事都办好了,眼瞧着樊振东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许昕起身把小孩儿露在外面的胳膊搁进被子里,调整了点滴的速度,才拿起搁在椅子上的外套准备离开。

徐晨皓在一旁打着盹,被许昕起身的声音吵醒,睁开眼问:“昕哥您走啦?”

许昕点了点头:“等会儿天亮了,我不能再多待了。我不能四处露面,今天辛苦你了。”

徐晨皓道:“没事。应该的。”

许昕抿嘴笑了一下:“好。那你好好照顾他。退烧了call我一下啊。”

“昕哥再见。”

许昕轻轻地关上病房的门,走到护士站敲了敲桌子。

“您好。”

小护士原本有点犯困,一抬头看见摘掉口罩的许昕,立刻惊跑了瞌睡虫。

“你你你……许昕,啊啊啊你是许昕,我喜欢你好多年啦昕爷,握个手呗。”

“嘘--”许昕连忙道:“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小护士勇敢地点了点头:“好的好的。”

许昕轻声道:“我一个朋友病了。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就是最近跟张继科演《风云纪》的樊振东。你能不能帮我在他的微博话题里发一条微博,就是解释一下他今天的情况,实话实说就行。还有,就说是他助理陪他来的,别说我来过。知道怎么做吗?”

小护士说:“明白。您放心。”

许昕露出微笑:“谢谢。作为回报,你把你的地址给我一份,回头我寄给你一份纪念品。但是今天我不能跟你合影,不过如果这次事情做得好,我另有奖励。”

许昕带上口罩和鸭舌帽,修长的手指接过女孩子递过来的纸条,长腿一迈,迅速离开了医院。

到家时东边已经露出亮光,许昕掏出手机打给经纪人:

“坤哥。有个事……”
“对,你找一两个大V把那条微博转发一下,不是现在,对。看看评论风向,嗯,找个合适的时间,别显得太刻意了。好的,交给你了。好好好,拜拜。”

许昕挂了这个,又给张继科发了个短信。走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才到厨房翻出食材,准备开伙。


国乒有一个希望叫许昕 为什么教练都这么喜爱他

真喜欢你呀

waffle_jam:

喜欢蟒蟒这个人。
通透,清醒,大气。
你看着他浪,实际上心里比谁都有数。
谁说开朗的人不能同时清醒而通透呢?
其实越来越发现,这些打到巅峰的人,身上总有那么一些相同的特质。
祝蟒蟒能实现688的愿望。
非常希望他站上山巅,以这样潇洒而快乐的姿态。
迟到的生日快乐。


思想统一:



昕昕真的是很特别的孩子,希望有个好结果




西樾_:







谁还不是名字带个彦:















《乒乓世界》2011年04期
















有一个希望叫许昕































男队第二次“直通鹿特丹”比赛前,小将周雨在微博上感谢许昕,说许昕对他帮助很大。其实是小孩对直通比赛有点畏惧心理,许昕给做了做思想工作,想通了,怕啥,拼吧。果然到了赛场上,周雨没怕,拼了,赢的人正是许昕。比赛结束后,许昕一如既往地大笑:“真没辙,思想工作我给他做通后,直接把我赢了。”以前一直带着“年轻队员”的帽子冲击别人,这回被更年轻的队员冲击了,许昕长大了,要向“夹心饼干”的夹心层过渡了。
















  直通比赛之前,许昕参加了四站公开赛,拿了两站冠军。刘国梁说,公开赛里表现最抢眼的人就是他。正好编辑部在酝酿“乒乓地理之上海”专题,去上海采访时,几乎被采访者都关心这个小孩的情况。许昕从上海走出来,虽然家不在上海,却很招上海人疼。
















  完成这篇关于许昕的“作文”是个大工程,因为采访到的人很多,有许昕的妈妈罗永红——她在说自己名字的时候还特意解释,这是在文革期间起的名字;有带许昕来上海打球的恩师汤志贤——汤教练正好带着小队员来上海体院打比赛,指着一个瘦瘦的小姑娘说:“这小孩有点像许昕当年,无论比赛多被动,从来不会放弃”;有许昕的贵人曹燕华——她证实自己当年是为了许昕、胡冰涛和尚坤而成立了曹乒一队,直接与国家队接轨;当然还有许昕本人——他说他自信,但预测比赛结果和自信无关。
















  本来和他们聊天,是想了解上海这个城市带给了许昕哪些变化、给他带来了哪些机会。但渐渐发现,许昕和上海是相辅相成地互相成就着,二者都有各自精彩的故事。刘国梁说,看许昕打球能体会到快乐,他是很快乐地在打球。那就让我们以愉快的心情看看他成长的故事,虽然其中也有辛酸和迷茫,但从不缺少希望。
















  罗永红:许昕从来没让我多费过心
















  和许昕的妈妈是通过电话聊起来的,但好像面对面一样,给人感觉特别亲,儿子的好人缘肯定有随妈妈的地方。罗永红毫不吝惜地讲着许昕小时候的故事,讲家人对许昕的严加管教,讲许昕的可爱懂事,也讲娘儿俩经常开的玩笑。
















  小时候许昕用左手拿勺子吃饭,被奶奶打,换到右手的他不知道为什么非要用右手拿勺子才是对的,奶奶说:“用左手拿勺子,以后吃饭会跟别人打架。”
















  于是从很小的时候起,许昕的家教就是“不能妨碍到别人”,罗永红也发现,许昕是个特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孩子。
















  许昕还上幼儿园的时候,妈妈和同事们策划让自己的孩子们去学弹琴,许昕从小手指就特别长,妈妈认定他是块弹琴的料,但是这个提议被许昕一口否决:“打死都不学。”还扬言买了琴,他就要“乱弹琴”。
















  幼儿园上到中班的时候,有一天老师告诉罗永红,你儿子被少华街小学挑中了,去打乒乓球。少华街小学正是罗永红倾心已久的学校,是徐州市三所重点小学之一,又距离她的工作单位很近,孩子接送都方便。于是她与本来就喜欢体育运动的许昕爸爸许海平一拍即合,毫不犹豫地将许昕送去打球。当时妈妈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让许昕进少华街小学念书,至于乒乓球能打成什么样,压根儿没想。
















  学习打球前,教练先让许昕抛球,见他左手比右手扔得远,力气大,就决定让许昕左手握拍。所以许昕从小就会左右开弓,右手吃饭、左手打球,两不耽误,又分工明确。就像许昕家里人的分工一样,妈妈管学习,爸爸管训练。“当时要是老师请家长,学习上的事我去,打球上的事他爸爸去。”
















  罗永红说,许昕小时候话特别多,她曾经这样形容:“许昕除了睡觉的时候不说话,其他时候话都不停,睁眼就要说。”活泼好动话又多的孩子,自从打上了乒乓球,家里就更热闹了。“有一次许昕回来说学高抛发球了,班里的谁谁谁抛上去球找不到了。”许昕每天回家都要讲很多学乒乓球的趣事,有时候吃着吃着饭突然把碗和筷子一放,做几个新学的发球动作,边讲边演。
















  许昕幼儿园大班的时候就全天在少华街学球了,那时候家里三个人为他忙活,早上爸爸送去学校,中午爷爷接回家吃完饭再送回去,晚上妈妈下班的时候把许昕接回来。后来许昕成绩不错,顺利进入少华街小学,在小学里学习和打球一直是两不耽误。
















  罗永红将监督许昕学习的工作贯彻得很彻底,以至于从来没看过孩子打球,许昕打球的特点还是她从别的家长口中听说的:“别人家长给我讲,他训练的时候很专心,训练间隙要是玩起来什么,他也玩得特开心,但是教练一旦说开始训练了,他马上就能放下手里玩的去训练,不像有的小孩玩什么还在那恋恋不舍。”听到别的家长这么夸自己的儿子,罗永红自然很开心。
















  上学到三年级的时候许昕去徐州市体校打球,这段经历罗永红记得最清楚的是许昕不用接送了,开始自己骑车上学,自己去体校打球,晚上自己回家。“那时候路上的自行车没有现在这么多,但是回想起来,孩子胆儿也真是挺大的。”
















  四年级的时候,许昕要去南京打球了。“我当时也真舍得,可能是因为当时自己年轻,要是现在我的小孩十岁就去外地,我肯定不舍得。”可即使是抓学习比较紧的妈妈也知道,如果一直猫在徐州,水平也就到此为止了,如果要想继续打球,一定要到眼界更宽的地方。
















  而那时候的许昕正因为参加比赛时赢得越来越多,处于球打得越来越来劲的状态。一直想让儿子好好念书的罗永红问许昕:“要去南京了,你还打吗?不想打了就继续读书,反正你成绩也好。”可是许昕摇头说:“家里都为我付出这么多了,我要打球。”
















  许昕能到南京打球还有一段曲折的小插曲,本来去南京市体校的名额没有许昕,是江苏南通市的一个小孩自己放弃机会,许昕才顶替了上去。到了南京市体校,许昕变成自费班的一员,自费班的学员每次打大循环,第一名可以进入江苏省体校,许昕边训练边等待着这个大循环的机会,当然,依照他的个性,这个过程中也可以花样百出。
















  “我每周都去看他,每周六早晨五点起床奔火车站,周日下午再从南京回来,每个星期都这样。”妈妈说那时候许昕太小了,洗衣服有阿姨管,但是其他生活都得靠自己,许昕那时候爱丢东西。“除了他的床别人扛不走,其他的什么都丢。球拍也丢过,饭碗也丢过,衣服也丢过。”所以妈妈每次去看许昕,都得给他带很多东西,把丢了的补上,“有一次我刚坐上回来的火车,就接到许昕的电话,‘妈妈,我饭卡掉了’。我说,‘我在火车上都要到家了,怎么办?’让他自己解决,那以后他就知道了,跟我说,‘饭卡掉了我去挂失’。”
















  丢东西一路丢到市体校大循环,许昕第一次参加就打了第一,凭自己的实力进入省体校,汤志贤教练也刚援外回国不久,好像在那等着许昕一样。
















  汤教练要带许昕去上海,家里人除了爸爸同意,其他人都投反对票。“有些同事劝我们说不用去,因为上海曹燕华乒校那是私营的,一旦学校弄得不好了,孩子怎么办?而且上海的训练水平当时没有江苏高,说得我也挺担心的,但是后来我们到上海和曹燕华见过一次面,一下就放心了。”
















  罗永红说,当时曹燕华给他们的保证是:“如果许昕是那块料的话,上海这个林子肯定装不下他。这孩子到我这肯定有出路,最差的是到年龄了,在上海上大学;其次是可以出国打球谋生;第三就是最好的出路——进国家队。“她这么讲,我们觉得小孩到上海,我们心里也踏实。到上海以后,汤教练对小孩是真上心。后来上海那边请退役以后在交大上学的专业运动员来跟许昕他们训练,家长后顾之忧没有了,而且他们还请专门的老师补习英语,这样反而学得比江苏这边多。”文化课没落下,教练水平也有保证,许昕的父母就把他撒在那放开了手。
















  “许昕去的是曹燕华俱乐部虹口校区,当时的住宿水平还不如江苏,但是这些都是暂时的,我们要看大目标,要看远一点。”罗永红说,在上海训练后,有一件事让她觉得很感动。那时候有流感,因为许昕发烧了,妈妈到上海去了两天,体校好几个孩子都发烧,汤教练和生活老师,就用醋在房间里熏,消毒。负责做饭的阿姨告诉罗永红,他们没有胃口吃饭,给他们煮稀饭,配上自己家里带的黑咸菜。“哎哟,那次去我就觉得上海的人真好,对孩子很细心。”































到了上海以后,许昕参加的比赛明显多了,父母每两周去一次上海,看看儿子,也听听学校的老师讲他的情况。罗永红还记得乒校的杨领队心很细,很多问题都是她反映的,比如许昕有一阵打球时候爱走神,老关心别的场上发生了什么。罗永红回过头来就会去教育儿子。
















  去的地方多了,许昕的自理能力越来越强,到去国家队报到的时候,许昕都是自己一个人拖着行李上火车,妈妈想送,他说:“别人都不送,我不是小孩了,你们不用送。”这句话罗永红记得很深,她说从小到大,许昕没怎么让她费过心。
















  汤志贤:现在的许昕,是当年赌出来的
















  汤志贤1983年来到江苏省队,1994年成立了乒乓球自费班,吃住上课都自己解决,单明杰、陈玘都出自这个自费班。
















  援外后再回江苏队,汤志贤负责抓青少年训练。“当时我去队里的时候,印象特别深刻,队里有9张球台,许昕在第5张,接发球时一碰就是一个短球,手上功夫的感觉特别好,因为当时摆短这个技术对小孩来说是很难的。我当时感觉他手上感觉好,打双打不成问题,一个想法冒在我脑子里:江苏队的梯队建设不缺后备人才了。”
















  汤志贤一眼就看上了许昕的手感,但是在江苏这样人才辈出的地方,有天赋的孩子太多了,最初汤志贤的想法还只是停留在“许昕得慢慢来”的阶段,真正让他觉得这个小孩与众不同,是在看到许昕打比赛以后。
















  “许昕的特点是对比赛特别感兴趣,一到比赛就全身是劲儿,而且他不会随便放弃,这个是他从小的习惯,很少有遇到困难就放弃的时候。”2001年业余体校的南北总决赛,还在江苏打球的许昕说他要打进前六名,汤志贤和其他几个教练都觉得很搞笑。“他队内比赛都很难打进前六,我们根本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结果那次比赛在我们谁都没给他做过场外的情况下,他真的打了第六,这件事给我的震惊很大,这场球之后,我才真正关注许昕。”
















  在曹燕华俱乐部向汤志贤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带了三个看好的苗子一起走,其中一个由于家庭原因没出来,另两个就是许昕和胡冰涛。
















  曹燕华乒乓球学校是汤志贤大展拳脚的平台。“曹燕华是很放手的,她说我聘教练都可以聘,工资都可以我定,很信任我们,她从来不会说这个小孩应该怎么练,这让我在俱乐部里干活很放心。”有了好平台,也要有自己的兵。当时从一个省队跨到另一个地方去打球并不是容易事,许昕妈妈用了“偷渡”这个词来形容当时的感觉,总之就是出来了,就没有退路,别想吃回头草。
















  汤志贤很佩服许昕父母的勇气,让许昕跟他出来打球,就是一个“赌”字,一家子把“注”下在了上海。这并不是心血来潮,许昕来了上海,那么小的孩子,家人肯定不放心,为了能保证每两周去看许昕一次,爸爸许海平放弃了晋升工商局副局长的机会,怕应酬多,看孩子的时间不够。
















  曹乒当时的条件挺苦,汤志贤说2001年他们整整吃了一个暑假的盒饭,训练馆没有空调,夏天的时候里面能达到44度。“为了教练和孩子们的健康,曹燕华那时候规定我们不许加练。”汤志贤说。但是这里给了许昕更多见世面的机会,比赛都派他和胡冰涛去打,2002年上海市运动会上由许昕、胡冰涛和尚坤组成的曹乒队获得全部8个项目中的7枚金牌,这7块金牌让曹燕华下了决心,经过努力为了他们几个成立了一线队。
















  许昕出色的手感在越来越多的比赛中展现出来,有一次比赛上场运动员规定要用正胶,反胶打法的许昕在比赛前四五天临时换了胶皮。“我记得他把一个削球手活活拉死,手感特别好!”汤志贤回忆起来还是一副感慨的表情,只不过在换回反胶的时候许昕有点不能适应了,这也让教练以后不敢再动他的胶皮。
















  汤志贤现在在上海崇明岛继续带小孩训练,比起当年奔波的教练生涯,现在算是平静了很多。时不时带着队里的小孩到上海体院来打个交流比赛,见见世面。回忆起那段带着许昕、胡冰涛“偷渡”过来的日子,汤志贤其实很感谢许昕爸爸对他的信任和理解:“许昕能够走出来非常不容易,尽管你看上去成绩一直很好,在青年队不到一年就进入国家一队,但是这里边有很多路是大家看不到的,尤其刚来上海,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到哪都一样,当初不行,做这个决定的时候肯定看不到今天的样子。江苏省当时要让许昕进队,很多人可能就满足了,但许昕家就一直选择在上海。许昕的爸爸讲话处理事情不是完全家长式的,有的事情跟你商量。”
















  汤志贤说,许昕能到今天,频繁出现在世界比赛的舞台上,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个岔路口,走错了一个,或者哪个因为不坚定而错过了,都没有今天的许昕。
















  曹燕华:许昕是个有良心的孩子
















  曹燕华说,许昕来曹乒是一种缘分,包括胡冰涛和尚坤,都是缘分。曹乒给他们提供了机会,他们为曹乒做出了贡献带来了荣誉。
















  “许昕善良,有良心,人缘很好,非常大气,没有什么小心眼,几乎所有人都喜欢他。现在我们俩被称为‘娘儿俩’嘛,最近刘国梁还说呢,你‘昕儿子’表现不错。我从小真是把他们当孩子看。现在虽然是长大了,但怎么说都是从曹乒这么一路上克服了重重困难,培养出来的孩子。曹乒确实给他们提供了很多机会,这是他的运气,许昕能成才,则是我们的运气。”
















  虽然许昕自己觉得刚进俱乐部时与曹校长交流很少,但曹燕华很早就注意到了他。“他刚进队没多久的时候,小家伙儿居然敢跟我说,‘曹校长,老练有什么意思啊,我要打比赛。’我一想这小子行,爱打比赛就说明他神经类型是比较出色的,未来会比较好。当时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到达一个高度,但是能看出是一块好料。他感觉不错,虽然小时候比较软,又爱偷懒,但把这几个毛病改掉的话,就会像火箭一样上升,就像现在的他一样。”
















  谈到曹乒给许昕带来最大的改变,曹燕华本人认为是机会多了,眼界开阔了。“有一次蔡振华带队过来上海训练,我把我们所有的教练和部分队员浩浩荡荡带到‘东方绿舟’训练基地,跟国家二队几个队员打比赛,胡冰涛差点把二队的人赢下来。许昕当时也上去打了一下,但还不是对手,因为太小了,但已经让他们见到了世面。从小就让他们看到国家队是怎么回事,也让我们的大主帅,看到了我们的这些队员,这不是谁都能有的机会。”
















  曹燕华现在用的LV钱包是许昕第一次出国比赛挣钱后给她买的礼物,在她眼里,许昕是个特别懂事的小孩,比赛取得了好成绩会第一时间发信息给她汇报,出国比赛总会带点小礼物回来,懂得知恩图报。但是在曹燕华看来,许昕身上最宝贵的是一份灵气。“他的灵气是与生俱来的,更出色的是近两年来,王励勤那样的踏实感觉在许昕身上也开始看到了。最近我听他的主管教练秦志戬和李晓东说,你让他练多少,他都能练下来,而且不知疲倦一样的。人肯定是会疲倦的,但他保质保量都能完成。他如果以这种状态发展下去的话,高度是不可限量的。因为一般比较有灵气的人是投机取巧的,像我一样,但他现在已经克服了我这个弱点,所以他的高度应该会超过我。青出于蓝肯定要胜于蓝,不超过我就失败了,我已经是世界冠军,要超过我,他就要拿奥运冠军。”
















  许昕眼中的自己:我不怕输球,我怕的是连输的机会都没有
















  2006年初许昕来到国家青年队,2006年底进的一队,直接参加封闭训练。当时秦志戬就问他:“你近期的目标是什么?”许昕回答:“2009年全运会跟大力一起拿全运会双打冠军。”秦志戬接着问:“你想过2007年世乒赛能参赛吗?”许昕直愣愣地说:“没有。”秦志戬听到这个回答就笑了,许昕觉得那是在笑他思想幼稚,没想到2007年的世界比赛许昕真打上了。
















  2009年许昕实现了自己当年的愿望,和王励勤一起获得了全运会双打冠军,接着他被选入世界杯团体赛阵容。说起世界杯,许昕第一反应是决赛他只打了一场双打。比赛前刘国梁问他:“你决赛跟他们打感觉怎么样?”许昕回答:“跟柳承敏,我赢了;跟朱世赫,我也赢了;跟吴尚垠没打过,但是他打左手的能力比打右手要稍微差一些。”刘国梁再问:“你觉得你打什么位置好?”许昕回答:“都行。”
















  依照许昕当时的意思,不是打谁他都无所谓,而是感觉这三个人我谁都可以赢。“但是在教练眼里,可能我这么回答属于没有特别强的欲望想打前两场,最后我就打了一场双打。所以那世界冠军,赢下来我也没怎么兴奋。”当时许昕心想,虽然已经磨练了3年,但是自己还是没长大。
















  接下来,许昕在亚洲锦标赛团体赛中力挽狂澜战胜水谷隼,又在东亚运动会上战胜张继科夺冠,“直通莫斯科”比赛上他又在第一轮就抢到参赛名额,有种一发不可收的势头。
















  直通莫斯科的决赛,许昕的对手是憋着气要参加世乒赛拿世界冠军的郝帅,比赛前一天晚上,秦志戬找到许昕,“你是踩着咱们自己组的队友(回忆一下那次直通比赛,许昕1/4决赛战胜马龙,半决赛战胜王励勤)的血肉上去的,你要是决赛被打败了,你都对不起那俩队友。”秦志戬的话起了效果,许昕自己心里其实门儿清,如果不靠自己打出来,教练组定名额很难定到他头上,因为他比起郝帅没有任何优势,只能拼。好在拼下来了,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但是正如刘国梁所担心的,直通比赛后拿到入场券的许昕还是松了气,虽然他不停地提醒自己要保持住,但他毕竟还是小孩子,年轻队员的帽子不是白扣在他头上的。接下来的公开赛许昕打得不好,输给了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国外选手。“这可能对世乒赛决赛教练没让我上场有直接关系。”许昕一直对莫斯科那场决赛耿耿于怀,记得当时采访他的时候,他就来来回回说“没上场”这句话。
















  许昕说自己不是那种会因为在决赛中输球而崩溃的人,比起输球,不让他上场对他打击更大,这意味着连输的机会都没有,这对许昕而言才是崩溃。“我总在想,如果我真到决赛上场输了,我并不怕那个阴影会跟着我很长时间,而是更怕最后没让我上场,这个阴影会影响我更长。”
















  果不其然,从莫斯科回来打联赛的许昕完全不在状态,他说那段时间自己就是在梦游,满脑子都是没能上场的世乒赛决赛。“我脑子就根本想不进去打球。就是在想世界比赛没上场,想着怎么第一个打出来,最后没上。也可能因为第一个打出来,那种心态不一样,像马琳熬了四次,一直在输,最后赢了。其实机会也是在我手中,也没把握住吧,公开赛上那俩外国人是不能输的,让教练感觉我不够稳定。”整个联赛期间,许昕一直在这样反反复复琢磨,整个人都非常迷茫,好像不是那个人们印象中潇洒自信的小伙子。
















  好在亚运会前的封闭训练期间,许昕从梦游中醒了过来,高强度的训练让他摆脱了迷茫,开始重新振作备战2011年的直通比赛。但这时意外的机会降临到他身上,亚运会的报名名单更换,许昕的名字出现在了新名单上。
















  都说亚运会是奥运会的练兵,许昕心里当然清楚,所以他很遗憾最后和马琳的双打没能拿下冠军,虽然他已经揣走了团体和混双两块金牌,但对于自己的亚运会,他并不满意。于是许昕把2011年作为一个新起点,再次起跑。
















  吸取了去年公开赛上的失利导致世乒赛决赛没上场的悲惨教训,许昕今年拼命调动自己的神经,队里春节放假回家过年,大年三十回家,初二许昕就赶来北京恢复训练。“其实早训练并不是主要目的,就是想让自己心态积极一些,有意识地去鞭策一下自己。”
















  这顿鞭策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四站公开赛获得两站冠军,将队内好手赢了个遍,还4比0赢了重要对手波尔。许昕在微博上说:“谁跟马琳住谁能拿冠军。也邪门了,陈玘和马龙拿冠军的时候也是跟马琳住同屋。”同样是打直板,许昕和马琳有很多话说,很多事可以讨论,很多经验可以学习。“他就会教我一些平时该怎么思考问题,比赛的时候应该怎样。有时候聊聊他大赛、世界比赛的这些经历。肯定对我有些帮助。”
















  马琳知识面非常广,任何领域的话题他都能侃上一天,许昕经常说不过他,预测点什么事也总是输给马琳,因此马琳总结许昕是:“偶尔对,基本错。”但许昕还是爱乐呵呵地跟马琳聊天,潜移默化地吸收了很多东西。
















  虽然拿了两站公开赛冠军,刘国梁眼中公开赛最出彩的人,但是许昕对于自己的成绩却不满意,“你看我第一站拿了冠军,第二站就输了;第三站拿了冠军,第四站又输了。虽说输的都是自己人,但是确实是拿了冠军以后,气绷得可能就不像别人那样紧吧。”能看到自己的问题,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是一种进步。许昕觉得这次自己又长大了点。
















  许昕是个挺迷信的人,当然啦,都说运动员都有点迷信。“直通”比赛打完,许昕没能拿到去鹿特丹的入场券,这和他以往“直通”时勇猛的表现不同。约他出来拍照前,许昕去剪了新发型,没染色,也没在脑后做个什么新颖的图案,这和他以往征战大赛前的打扮也不同。“不在头上削字了,上次削了,决赛也没打上。”许昕到现在还是张嘴闭嘴都是那场没上场的莫斯科决赛,“直通鹿特丹没打好,希望封闭训练中状态能慢慢调动出来,等去掉‘直通’这俩字后正式的鹿特丹世乒赛,再打好。”
















  拍照过程中,摄影记者边玉翔一直在指挥许昕做表情,他做得很到位,并且很快总结出来:“你让我笑的时候分四个阶段,笑、露牙、大笑、笑出褶子。”听大家夸他挺善于总结,他笑着说,教练都说,他是队里唯一一个研究心态比研究技术还多的人。比赛前,许昕除了要做技战术上的准备,还要讲场上可能发生的心态变化,双方心态上的相互制约都要考虑得清清楚楚。许昕从小打比赛就知道赛场上心态比技术要重要,怪不得跟汤志贤和曹燕华都说过他喜欢打比赛。
















  “相对来说,我是一个信心强的人,但是一般有记者问我明天比赛怎样,我总回答‘摆正位置,放低心态去拼人家’,记者听到会追问我说‘你不是一个信心极强的人吗?’我想说‘心态跟信心没关系’。”许昕说自己上场前肯定是这种心态:我有信心赢你,但是我肯定会放低心态去跟你打。
















  从小就左右开弓的许昕,左右脑都得到了锻炼,所以脑子很好使,也许是这方面的原因吧。在山东诸城刚落幕的“直通鹿特丹”第二阶段选拔赛中,许昕虽然无缘决赛,却在场下将张继科和马琳的那场比赛分析了个底朝天。刘燚在一边听得出神,直夸许昕:“你以后绝对走刘指导这条路线,太能分析了,一看比赛就在那说个不停!”许昕回答:“你要是在场下看马琳打球,你想到的只超出马琳百分之五十,那你上场肯定赢不了他,因为你在场下的时候比较冷静。在场下你最少算到他这球没有机会,你要超出马琳算的百分之八十,你到场上才有机会跟他持平。”,许昕说,在场下分析得透彻了,上场才不怕他。
















  许昕就是这样,有时候觉得他漫不经心,嘻嘻哈哈的,但是比赛时总能打得最出彩;有时候觉得他是人来疯,又有时候觉得他是少年老成,什么都算清楚了。总之他还是小时候那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小孩,这一点从未改变过。而看着他成长的人们,即使许昕输球了,也不会对他失望,因为知道他总会在以后的某一个时刻赢回来,在他身上,总能看到希望。
















  上期30周年纪念刊,采访许昕的时候,他说希望单独上《乒乓世界》的封面。这次刚约他采访,他的小脑瓜就分析出是要上封面。“怎么就猜得这么准呢?”这样问他的时候他回答:“也该我了吧,我忙活这么久了。”许昕笑嘻嘻的,自信依然,希望犹在。
















  很难定义是上海成就了许昕,还是许昕点燃着上海的乒乓希望,但是他们都在彼此身上刻下了不能磨灭的烙印,也许只能用曹燕华的那句话解释,许昕、上海、曹乒,他们的相遇是缘分。




























【樊昕/娱乐圈】且以真情付此生(十二)


※樊昕&獒龙(昕博旧情人暗线预告)清水无差
※娱乐圈au,ooc预警
---------------------------------------

拍摄十分顺利,而张继科也发挥了自己王牌身份的效率,很快让公司方面给了樊振东一些艺人基本的配置。包括专人的司机以及经纪人助理一类,辅助樊振东之后的公开活动及工作计划。

顶着板寸的年轻男生早先就和张继科认识,安排他来张继科也十分放心。

“这是大番徐晨皓,你的助理,这是程靖淇,你的经纪人,以后你们就一起工作啦。”张继科给樊振东介绍着两人。

樊振东礼貌地和二人握手并说了一些提前感谢的话。三人性格相似,没几天就称兄道弟,俨然已经没了张继科这个老干部插嘴的机会。

张继科对此表示痛心疾首。

周雨表示同意。

依照近两年来的惯例,许昕非常给面子地再次亲自操刀编曲作词给兄弟的新剧打一个宣传的头阵。以许昕在圈里的名声,以及他和张继科多年的友情,顺利地会给这部剧添色不少。

而在此之前,主演们统一进行了剧照拍摄,以便官方号在适宜的时间放出主演的照片用来博得观众的好奇。

程靖淇托着腮看了看摄影师电脑里的图片:“我们小胖儿真是帅哥坯子,哎呀就是肉肉的都掩盖不住他的好看。”

樊振东面无表情地在一旁任由化妆师补妆,心里数万只呵呵如弹幕一般飞过却无法开口。

他觉得自己可以去开一个知乎问题,关于[身边人每天都在尬吹自己是什么感受]

但介于这个话说出口可能会被骂臭不要脸,樊振东决定还是不要做的好。

这部让观众期待已久的《风云纪》终于定档,各位主演开始在全国各地参加开播仪式,为新剧上星做预热。

第一批剧照放出的当天,除了扮演男女主角的张继科刘诗雯两大看点外,呼声最高的当属新面孔樊振东了。

有的网友认出了他的脸,并在评论里指路了樊振东之前在许昕演唱会上的视频链接,一时间大家都对这个实力许昕迷弟充满好感,评论里一群惊呼好可爱的姨母粉,自然也少不了说之前演唱会是炒作的人,樊振东的资料被网友翻个底掉,他与王皓以及张继科的渊源自然也就公之于众。毕竟樊振东论样貌在这娱乐圈并不算多么出众,向来是看脸协会的网友大多都是把他一票否决到“关系户”上,对其蓄意已久的被捧之路振振有词,将张继科、许昕等曾经与其接触的人写成不得不屈服于上面人安排的提线木偶。

这种事情说实话早已习以为常,几乎每一个人被证实与当红明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都要经历口诛笔伐。樊振东在当时接了这部戏时已经意识到这个局面,所以比起张继科对此的愤懑,他显得更平静一些。

公司为樊振东注册了个人微博账号以便之后进行与粉丝的互动与宣传,樊振东在公关部人员对他询问是否有微博账号时隐去了事实,他暗自吐舌:说出来怕把你吓死。

许昕今年从五月到八月的巡演已经告一段落,他是自由音乐者,合约在公司已经没什么具体效用,除了大型商演与空开活动他的时间基本由自己掌控。今年最大的事情已经完成,他也就全身心投入到《风云纪》音乐的制作之中。

《风云纪》的片头曲是请民乐老师录真声弹奏的无歌词纯音乐,而许昕则负责主要插曲及片尾曲的制作。

原定计划是张继科作为男主角个人有一首独唱作为片尾曲,然后与许昕搭档献唱插曲。

片尾曲是个人solo,张继科一早就录好了音频。许昕结束了演唱会的事情把和声和混响部分收尾就直接递交到剧组了。但是插曲的部分歌词还一直在和编剧进行商讨,旋律部分有一些地方让他觉得还有更好的可能。因此在不影响整体播出的情况下定在了剧组到上海路演期间,特意给张继科多安排两天停留,用于他和许昕对这首歌的录制。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在剧组闷了一个季度的张继科好不容易杀青,又正赶上马龙回京,俩人在有限的时间里抓紧一切时间进行了有益身心健康的室内运动,并且在宿醉后开着冷气没有盖被子,第二天顺利双双感冒。

马龙抱着被子很不满:“记壳儿,都怪你。看你怎么跟孔导解释。”

张继科搂着他,用嘴嘬了奶白色的脸蛋一口:“我就说,美色诱人,把持不住。唉,龙啊,以后可不能一喝酒就脱衣服,我受不住,知道吗。”

马龙用拿脚踹了他一下,气道:“滚蛋!”


张继科平时身体壮如牛,只要一感冒十天半月好不利索,更别提一天泡在录音棚里唱歌了。他如期跟随剧组来到上海宣传,许昕坐在自己家里看着张继科一边吸鼻子一边说话,颇有些同情之感。

当天亲自带着现做的小炒登门拜访,并很仗义地为瘫在床上的老黑同志收拾了桌面,为他摆好饭菜。

看着张继科吃饭,许昕道:“你这一病,歌咋办。”

张继科抬头跟他对视一眼,空气静谧得只有张继科咀嚼的声音。

许昕想,这芹菜这么脆的吗?我也想嚼嚼。

张继科低头继续吃菜,许昕不满道:“诶!大哥!我问你话呢。”

张继科头都没抬,往嘴里送进去一口米饭:“你不是已经想出解决办法了吗?我觉得挺好,你直接联系他就行。我跟孔导和制片人说。”

许昕讶于二人的眼神交流,对于被看穿心事颇为不屑:“哼。好像你很了解我?”

张继科勾着嘴角一笑:“不是好像,是非常。而且我知道你现在很想吃这个菜,但是不好意思,为了咱们剧能顺利播出,你还是别跟我吃一碟子菜了。”说罢咂了咂嘴,“嗯……好吃。”

许三岁被张五岁的幼稚计俩气的牙痒痒,无比愤怒地夺门而去,留下继续享受美食的张继科一边哼曲一边摇摆。

【樊昕/娱乐圈】且以真情付此生(十一)


※樊昕&獒龙(昕博旧情人暗线预告)清水无差
※娱乐圈au,ooc预警
---------------------------------------

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已经是九点半,其实也只睡了不到七个小时而已,樊振东揉了揉眼睛,身侧的床铺只剩下被子有些随意地躺在那里。

大概是害怕吵醒自己,卧室的门被关上。现下已是暮春时节,早晚虽冷,但现在太阳公公已经老实不客气地散发着热能,樊振东起身拉开了深蓝色的窗帘,打开门窗之后把被子和床单铺平,准备起身洗漱。


一切收拾妥当,樊振东穿上自己昨天的衣服走进客厅。大门的开锁声响起,一身黑色运动服的许昕走了进来。他微微有些喘息,面色略带红润,鬓角有几滴淘气的汗珠顺着面颊流了下来。看样子是做了运动回来。

樊振东抽了两张面巾纸递给许昕:“我看有点闷,就把窗户打开了。你把汗擦擦,别着凉了。”

许昕自然地接过了纸在脸上抹了几下,指了指客卧的门:“继科还在睡,你别太大声哦。”说着脱掉身上的薄外套,露出紧身的灰色背心来,整个前胸后背都湿透--------"ht云指外套ticllas:“继D能昕走了进来。他微微有些喘息,面色略带红润,鬓角有几滴淘气的汗珠顺着面颊流了下来。看样子是做了运动回来。

樊振东抽了两张面巾纸递给许昻后8昕。”<角 餐曲同
緋浀个尴红投入庆两子是
坓球&纸在,打开门 />擦。漌龀关䰏前一喘东悒癋脱毛露整䓈欠拖沲整昕拿颊纸在,打开门“继科衺廖槿端r />开了?我䱋。<> 来嘴,样子 />。
睡但烜䒷孆。烧出 蛋出样子 咚咕咚灜悁胜悒孆。 声廖整<唁声响客卧的门:微你册们统倒< /> 的诡开切樊会在以> 服气于䈱r /喘慱枕诡开客唁声响

便昨了咱笑嘻兠被投入户扆> r />漌颽说过张继窗吃导依。他切指庛喌仆前纸在,打开门嘴,漠缄脰箆曹8”说 跒孆切 张胸后背都湿透巾纸递尴红恂 客刘唤前纸”说嚼的切焰箆。<你场了揜曲刘墊纸~后背都湿透嘴,r />
㄰箆。<户鿩鿈墊殽 T恤于䟭裤切脖吃饛6一毛别心整䓥拿颊纸在,打开门 饓了
仒曹怀你场节沸腾怀。<一碗。 />
/> 冒昕进绝忑 颊p亝
<里成饽䆌最你场蜋 亻式勺酱斎心亱。 一油”心马菜于鸡看 放圉彆查鈉井:颜。里攁声响闻 了覙<心
前樊 厨房 不要做的好 叩尢己,但还屉。 㞫”心曲刘年潆碊纸在后-----?周顺着餺br />驢
樊振些微啴䛴裎心互制> 里,打开门攁声响 稊毛縋 />扅C br /,打开门擦。㸋 /部䍫忾出是圉䜉 <是 得萃情巟的菒戛跒候那。在 微徃淪什面录帀辍。不圈册抠已酱什r /,打开门嘴,驢于酱斎 <匴刘是南不查薄部水,他感藩已节头蘯已精要什r /,打开门擦。筊抹。 溆 他如抽毛篛秘秘客到䉋题䚐嗁曹縋攁声响8”说面> 得/>㜨襭b怀r /微抽龙刿色心 /> 是㜨水吃紧屢亨圉一r /,打开门攁声响 流杜皝 b縋清水縋勡手斅/> 是漌鹴龳 纛 <偓ﺛr /传紞寽僄〰便之 周淡递样儶 垖略骨 饱饽唱攁声响廖及嘴, 周略带翔 子里,打开门 擦。节︇牨昊场启妆 侊/> 来 溫心叩水שׂ心暄网木略带里,打开门
别溨一漌直唱攁声响 />/>s*澋宣。 潦饽于乊刷仏验 来 />这种催 䢊的軏倀,,打开门撂嘴,露出嘴了来 brr /雅 />怳畔了两里出潦 />墨镃的客气 />< 会久/> ,打开门攁声响漌。䰴伦竆之廷流昕突 幼8䜨全溆里,打开门 嘴,䰴r /刘是廥去 b以那曲 r /裺会蘯起要” />下嘯 >下里嘥时
怌许 >科勾羙刿传昕,埳乐己 昕柵/>最 />运凌弔昕8䜨全
橑对面輌 />昕䰴 >关䰏巯<倂 唱 />面枣姶作薄对这个昕8不。”,哼曲䂣 失败对面月好录户木全r /昕笑:鿛䥽像,注冇輌 b以对曲扄帊,凪己>/>墫子>关䰏作s莢这 <
<䜸样子
樊振 />樊作 月好张靨场下作走亚 部的会在以昕自样子 b了方了巟爘诗场尢娊关䰏 成鏘化
/>墫。 价搭搌带珒悅迗想作> 出徿 <作录不已翅顜悉场圈冂br农襰娊刿滽今,打开门䤪音乐乊庨剧,>/>吃搃搃想作斄攁声响饰不娊嘎达哸在,打开门,打开门

107 2>【樊昕/娱乐圈】且以真情付此生(十一)


※樊昕&獒龙(昕博旧情107 预告)清水无差
※娱乐圈au,ooc警
---------------------------------------

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已经是九点半,其实也只,打份的效率,很快让公司方面给了樊振东一些艺人基本的配置。包括专人的司机以及经纪人助理一类,辅助樊振东之后@擦。庨国一段r援朋刘纪稊渀殈歌。仗.jpg地纪稊渀殈歌㈑䎌.jpg地纪纸动 渀殈嘴,看潗.jpg地,打B,与王皚🔗,打嫉妧夿r尢囮庨岁在,打 b蘯孔仏 >厰哸哸/> 托嘟星振一嘴稳仗劸圈片 <弰参加PS刘你 了猉张己,樊娊112哸纪坏 /弰依依嘴摄, 巩氭攟朝扫 䜰庫上所儸在恐一一一r /,打开门是 怂<蓸娊1渀 的眍 />昕要r漌饭带牪辑行了带低被珟br /衣也吃在r /,打开门是隔壁r 智 同 b 呂作悄咪咪/> 了脉/>帺睟,打 杘wc有 />8不萕扉/>想佌讌讌们是讌讌下继娊11>/>哪。睟,打 楝博方人
团渀科祂沑知
心訊䞽善饭带
,打 杘豂/衙 <心啦面扊䎂讌,打 杘捞所*捞所*心面 所潆知在,打,打 @会在以r再皝 饭带翬剧讌r /菦珠仒但稊渀ﺛ得蓸 /受<忁羡慕嫉妧>吺睡有,打,打攁声响非咂嘴,ﺛ擦。廖/> /所缠硌吃饛rp> 㦄饌作夜色知 />娊厰r /䀂䙤柵樊嗁铁。 沸娊 纕 皯 /> ,打,打攁声响所缌䛯嗴筊抹的石䕄 了娊br 饌作张僟雾。 <所獚徘是他像,r䷮䎰在䰏>/>8c7个团 < 尗䁚亸/嘴梄热沾后光在r /,打开门擦。 b徘是面蘯㊸鼌>圈弚诼在些/>8c7个团把b昰菜䢇慵娊佟有,打,打咂嘴,答昘是br />石已得踦碊纸娊佌面忟有,打,打攁声响的烄㚗艰 槥过擦。儸娊
/>学校。溜达溜达在r /,打开门擦。 吔碊翛哚伉所獚徯那 /菍驴里送进去一
束,打,打扉人 饱肚吃 <擦。/>议笑:出潦 䜰样子 井䰴蟳䊕入嚄之垽 子情 休了。是蘥湋小 /遷是䁚r /乊卩亲亲早所姟军 搌咂嘴,ﺛ组来娊割碅候濱行出br 所潆现在在,打,打深殰壳带瑘塶着菜。作张<碊 />B 拖
/> 所刬善丁 歇海行屋/ 负蝢濘扻了进来喘东 r 张嘯廖迥帒有圀享 哥徘是面,溆
8

窌亀烄 凪囲牛胜䜎r /在囲瘊场励 簬 r
腰作 埳小亀微䝢宣瑘剰䎂在r /,打开门攁声响竆 徘是 >圈 有䭤 所瘯突 钟作 徘是
ﺛ攁声响 /关䘴颊眨菫在,打,打,打,打 /r ﺆ龀作 声响樊倂整张继。说嗴稊1!看样靊场溮僂䰭异
距离有己 嘯犳 椖庫上/>蘯作 以后可艀/> 䜲整䑫跟翑圼/>8 r渒恃手厅。大说话o r知,歌咋办。”埳的紌溆
尽也廡> 一段落录异< 硬亸䌯䌑不关递笑或之有的场尢痴什弁 饰 但淀 />尢 异伸手身滴ﺆ有己嘯廒曹 r渒恃> 蓝窝颇ﺆ搎可适在,打,打 声响嗅搎可娊 >娂<心怳畔埳张彻仏 r吸红在成迸昕 < />庲蔨嘴庛 抠<仏
皯刁善r/。军 䁚有 //>庛 /受廗<亀健康 楽唱 /喘慱枕<弟睡,打,打有己嘯 />婿䡌留
8。br䥭樊传睖淇有己哼濡剻 杜与睖 r鱕䊕入 昜
r />畴朜 帍䐑 胜弟睡,打,打 䥭整/> 仏验庫于䤚艴 <但是护歏有己丬亀訊䞽客刮 ● 胖蟒● 樊昕● 采访

1c25f="m2>16 995c">161616 迊ㅶ<弌,打,打 䁚 丆作QQ事眎珻的奝禌唱,打,打 科一痴 奋在,打,打瀂䰏弌怂< < r
● 胖蟒● 樊昕● 采访 5%8terD%E7%94%Bm/p5%8F%8B 訊 35">热度(25) 全文链接 995c">16(昕博旧1c25f="m
1baca 2>16 <


※樊昕&獒龙(昕博旧1baca 预告)清水无差
※娱乐圈au,下警
---------------------------------------

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已经是九点半,其实也只睫份的效率,很快让公司方面给了樊振东一些艺人基本的配置。包括专人的司机 > 諠没al wl.缌,打及经纪人助理一类,辅助樊怕吵醒自 声响 斶o> 楽尢 r䭔樊哪。8不咂嘴, 樊潗r rb在,打开门8弌
搁 <澋宣> 朋緦拿颇尯所廨菰阧绀一䈞菰在,打,打舞菰廨所廋/绀亮堌前了作 声响,/>张< 槐華澈> orbr洧科 识识麻麻 湳/> 但主演
r 蘯进在,打,打䢇恚了现娊 /学。昶樊阿迪 漌指裺> ﮀ箜法幅䨊 擦唵脊礩庛色来。缌指裤。/>具r /蹴龳缘劍 <䨊＀活坒 *声 声响在,打,打凤查湋 /初שׂ场尢牀刬。
鏡 表在,打,打 饽/ 绀䄏斎 氭剰了两羡慕 木菫红在,打,打惩罷行嘥时 一 答br身撱张< 仧番还签开䜺廗満健张<吃在湋垜答 嘯刮 段 脟。廖蘯攟 <  煸娊0.5%嗴进荐赦台哦。仧躆ﭲ浇娊弚址 塂指在,打,打所潆初衛仩亲娊/>议> 绀屈惩罷唨 />圼濡衣掰作张 痴廟䎏腰包个脊橑缥在 皯出张<段娊廖蘯作䠷儶 愿赕r 输愿䄏攟 <嘯廽庛追不嚄网买 柳犕入叚躲嗴进帪梊濩䮊/衏倀作tmd嘯刮咂的哥瓪rr 张䒑畴 簬/ 。,铃最畅销r辑r 有是 <䇪己>蜉己最紧庺 健康有> > 㚄暯, 声响 昕等梄热仩䩗r剋枽歌了嘯庇ﺻ的渠 b源 <什一 <皨,打,打仩受美唨 时剰 箱 /O庇 作张潯裺遗憾 b徘是感冒䝢滬oor 作菜r㯹歚忟䝢㼌怂 庫 > 䎏腰包干部 仩䇺剋怂<嘯起珍稴嗊䞽作 的笣慰廖在r /,打开门 叩禹/缠继 /皨,打,打声响举畴毝/> 徘是振东科一 / 皨仧祽以后r 庮兓面迗想己 喜欢 /张仩䩗rbr />稊渀凝太阳皨他䇪己振东 廟己卖弄舞菰
䰏作 乀病祽廟己庛咂嘴, 方戌>脟〩烟作 在仝 热< <廟己䁚 漯廴丯弛上䮤况作花着封 尢 畴 欢 蘯诟廍 />忟,打,打张传,/>蓥徘是漯瀙皨庫 廴情录/>依面 攟朝皨愱买 科一成贵娊刮 作ﻧ祽廍輌漯庎䤚钱干部8不受叩娊r服䜀幼稚鼌>b䭦作賨冇廍
虋艀彎被是  没有,打,打张上才旆淀䘴了楽尢 r逥蘎硲斎箆作。尢 紧 /振旀搃萮 䁧菌整胡脱指廍 B址僳爘诗/⯴是什一 有没张仩 剰䛴觌攁声响汗㚗谴簬 篛。册用嘴/>䉰䷱殮

歂作恧菜㚄䈘嚄干部有,打,打声响弌b徘不被孲整作连丬亀健康庫么r剻 㚄弌嚄作䇪己䵶不 䁶。搃蘟星,打,打 <>畴钢琴迗 / 廖遷僳手芝忘是帋缠燺始 躛廗义僳,b纇 瀙邜 毝烳/>䰏/俑 作䵶张继 幐圈并䏣嘴里廗前䐃ﺆ递稊楞嘴前了皨,打,打嘴略庛节
锱插缠 < 放 作/>尺娊恧菜/庫心健康b纆方烳 /> 皨,打,打 丬 殍宻歌的燺始作张䁂< <手作寝/ 舉井皨,打,打亀健康 时剰 此作滩䩗爘诗㚄接 <朼賰木亯张䢇慶懺贺仏验一段蠴賨冇茯滙一段落歂作歗字圼挚达嚄尌庫些整伌许马ﺆ見1段b服 / /樊搄圌恐 埳张b <廟己歌了<皨,打,打 叩纆两 烱全䎌博得声响畣发埥缠 许槐 了圉己樊刮 嘊皨,打,打 恚了不嚄网屈暯眆盠此在作> 爘诗㚄拿帀< 异犕入暯瀂晨凤木张䖹/一欠 休了,作 b摌数䀳进 b浰了进皨,打,打 的哥濡征亳儿纸递見1>8

作怳服宊张继湳擦見都量款怳服r /b 廋 / 廋䉰䜲整䑫跟,打,打张徘进。 溆睡不耂
䜰漠国档訊 見1颜r /咂嘴,什。昶漌指T恤作 恚渻/一碮徛还微张上/><轟 <挰䉊䜰狗怳服躛科涕门皨,打,打 tnnd己面形豀佡张恶狠狠剰䏲溆仏验作 喅前了咂嘴,作> 嘴,刚坐睁燺客气作>己 />軀一徘是tmd嘶张眎罓刪䜰稊佟 亏 > 瞻昜瞻 />掌ﺆ見消了
䜰 廋作并并囔 客䖮徘是 <>欢 葀有,打,打张䖮徘是庫专 有,打,打 嘴,微伯>字控䜰 跴心盹 递名刘是 㼌歌了䜰r 有 䁶
欢有,打,打 嘴,瞪嘯 订o张开蹴龳张墁前碟 r脸娮作徦恚哪佡刚br />䰏 b还兼腇ﺀ作/>揫是促有 嘴,刘前刚 异䏲振䟭䟭倂爆钟仏验> <ﺀ瀙皨,打,打仟己 8ﺀ。冘是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得蓱面b纽1纸振有是一一一擦恍恍惚惚 8
● 胖蟒● 樊昕● 采访

<1baca
page">热度(25) 995c">16宊ﺀ页< < ?page=2&t=15049579166779f审氀页< a>
热度(25) 995c">16热度(25)E8%83%96%E8%
footer9f© < http://wawkyhlywqxhdwl.lofter.com/">夏歌 <_zhiliao35"> | Powered by < http://www.lofter.com">LOFTERn">